• <tr id='A0JFBI'><strong id='A0JFBI'></strong><small id='A0JFBI'></small><button id='A0JFBI'></button><li id='A0JFBI'><noscript id='A0JFBI'><big id='A0JFBI'></big><dt id='A0JFBI'></dt></noscript></li></tr><ol id='A0JFBI'><option id='A0JFBI'><table id='A0JFBI'><blockquote id='A0JFBI'><tbody id='A0JFB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A0JFBI'></u><kbd id='A0JFBI'><kbd id='A0JFBI'></kbd></kbd>

    <code id='A0JFBI'><strong id='A0JFBI'></strong></code>

    <fieldset id='A0JFBI'></fieldset>
          <span id='A0JFBI'></span>

              <ins id='A0JFBI'></ins>
              <acronym id='A0JFBI'><em id='A0JFBI'></em><td id='A0JFBI'><div id='A0JFBI'></div></td></acronym><address id='A0JFBI'><big id='A0JFBI'><big id='A0JFBI'></big><legend id='A0JFBI'></legend></big></address>

              <i id='A0JFBI'><div id='A0JFBI'><ins id='A0JFBI'></ins></div></i>
              <i id='A0JFBI'></i>
            1. <dl id='A0JFBI'></dl>
              1. <blockquote id='A0JFBI'><q id='A0JFBI'><noscript id='A0JFBI'></noscript><dt id='A0JFB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0JFBI'><i id='A0JFBI'></i>
                地大要聞

                地大故事③|校化石幕墻:追尋遠古生命的足跡


                地大新聞網訊(通訊員徐燕 彭磊 葛文靚 彭晶 攝影張凡)走進逸夫博物館前廳,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塊面積達100平方米的“遠古生命足跡”遺跡化石幕墻,它正向參觀者訴說著2億多年前生物活動的行為故事。若不注意看,觀眾會以為這是一面十分普通的由一塊塊長方形的石磚拼成的石墻。然而,逸夫博物館館長劉先國卻說,這塊石墻是一塊完整的“龍”足跡和魚類游泳跡為主的遺跡化石。

                幕墻化石近景

                那么,這塊遺跡化石有什么獨到之處?又是如何采集、安裝布展,有何重要意義呢?為此,我們采訪了這塊化石的采集及捐獻者、地球科學學院盧宗盛教授,以及逸夫博物館有關工作人員。

                盧宗盛1984年留〓校任教后,一直從事古生物研究,常年在野外奔波。1998年,當盧宗盛在陜西北部橫山縣附近野外科研的時候,在一個山崖上發現了這塊遺跡化石。

                盧宗盛在野外采集標本

                “當時這塊化石只露出了一部分, 僅僅只有一小塊花紋”,然而也就是這塊小花紋讓盧宗盛意識到了這塊化石的重要性。

                “整整花了5年的時間才將其挖掘出來”,盧宗盛說,“雖然這塊化石只有5到10多厘米厚,然而上面卻覆蓋了20到30米厚的巖石,于是我就聘請了當地居民將這些巖石從化石表面剝離開來。”每年,盧宗盛都會在當地駐扎一個月,指導化石采集。

                由于化石點位于山崖之下,化石挖掘時有險情發生。1999年11月,盧宗盛正在指導民工剝離化石層上的巖石時,山崖上突然滾落下一塊╱很大的巖石,“轟”的一聲就砸在他們的身旁。

                化石層剝離出來后,盧宗盛和當地民工將其分解成60多塊,每塊重達七八百斤的化石搬到兩公里外的馬→路上,由于沒有行車道,靠人力搬運,化石搬運整整花了近一個月的時間。

                遺跡化石采※集完后,經反復思量,盧宗盛決定將其捐給正在籌建的逸夫博物館。

                盧宗盛在清洗化石標本

                這塊化石及附帶物重量接近100噸,如何將化石完美、安全的展現出來,是擺在博物館工作人員面前的一道難題。時任逸夫博物館的館長任有福、副館長徐世球,辦公室主任張凡、陳列部李富強老師組成布展小組,并邀請原博物館的建筑師共同討論布展方案,確定將化石安裝在逸夫博物館前廳,并采用幕墻方式布展。

                工作人員在整理化石標本

                2001年,李富強、張凡等人將化石一塊塊擺在原博物館地面上,花費3個月,才還原成一幅完整拼圖,并做上標記,以免順序打亂。

                工程人員做好地基后,工作人員將每塊化石打磨平整,并拼卐成最后的形狀。前后耗時三年,這塊高7.2米、寬13.9米,由60多塊化→石拼接成的幕墻終于完整展現在觀眾面前。

                這塊幕墻化石,是當時全國室內展出整塊面↑積最大、保存最完整、內容最豐富的的遺跡化石。據盧宗盛描述,右邊那條規矩的正弦曲線,是當時的魚游動的時候,魚鰭掃出來的痕跡;下邊一道一道彎曲的線條,是當時的無脊椎∑ 動物在水底爬行或者尋找食物的時候留下的痕跡;左邊大量的“爪子印“則是當時四足動物留下的足跡。在這些四足動物足跡中,尤以‘龍’的足跡最為豐富。“‘龍’是古生物學上對爬行動物的通稱。”

                國際學校學生參觀化石幕墻

                這塊化石幕墻落成后,吸引了大批專家學者、中外游客、校友、中小學生前來參觀學習。著名恐龍學家、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董枝明研究員參觀博物館后,非常感慨,他說,這塊幕墻化石清晰、優美、壯觀,稀有,既有歷史的厚ぷ重感,又具有很好的觀賞性,實屬罕見。

                幕墻化石足跡、游泳跡等提供了大量不易從動物骨骼等實體化石中得到的古生物信息,它是恢復遠古時期動物行為和生態特征的關鍵資料,特別是像本幕墻大面積以足跡為主的化石群落,可以再現2億多年前動物之間追逐、爭斗、覓食等行為場景,重現2億多年前的地球生■態。

                逸夫博物館館藏物品高達4萬多件,幾乎每一件藏品背后,都有著一個動人的故事,有機會可以走進逸夫博物館,一起來探索這個奇妙的地質〗世界。 (文字編輯龐偉紅)

                發表時間:2020-11-06點擊:編輯:張磊

                w日本高清视频m免费